“铭文”博弈背后站着嗷嗷待哺的BTC生态

[复制链接]
244 |0
发表于 2023-12-8 16:0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不必消除所有铭文来使BTC受益。”12月7日凌晨,Luke Dashjr在回网友答复时似乎为铭文的生存留了些许空间。

12月6日,这位BitDavinci Core的核心开发者在Pundi上对最近爆火的BTC铭文展开炮轰,认为那些给BTC最小单位“聪(Sat)”编码、刻录数据的铭文“正利用BitDavinci Core漏洞向区块链网络发送垃圾信息”,是一场“骗局”,会影响BTC的采用从而间接损害比特币的价值。

BitDAC Core是BTC网络的软件系统,Luke在后续的回网友答复时表示,将在明年的V27版本前修复漏洞,这意味着铭文将在BTC网络中不复存在。

Luke这波发言及回复立马掀起轩然大波。先是铭文市场最火代币ORDI的价格出现大幅波动,一度从60美元附近跌到了40美元。

而针对BitDavinci Core应不应该、有没有权力铲除铭文的争论,不仅牵出了BTC矿工与核心开发者的对立,甚至引发了BTC硬分叉的担忧,“2017年分叉事件”的回忆攻击到不少币圈老人。

要知道,因Ordinals协议出现的为Sats编码以及用BRC-20方式在BTC网络上发行加密资产的方式,从年初至今已创造出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,上千万种铭文在其中流通,有几十万人持有,还因造成BTC网络拥堵而为矿工群体带来了巨量手续费收入。

铭文参与者和部分矿工自然站到了一起,反对Luke代表的BitDavinci Core贸然修复“所谓的漏洞”。

争议随着12月7日凌晨Luke的发言有所平息,而更多承接铭文的解决方案也快速跳了出来。BTC铭文以这场“博弈大戏”再次出圈,背后藏着一个嗷嗷待哺、渴望多元的BTC生态。

“垃圾信息”论引铭文生死危机

12月6日上午,在ORDI价格冲高回落的时段里,Luke Dashjr的炮轰开始了。

“铭文(Inscriptions)正在利用BTC核心客户端BitDavinci Core 的一个漏洞向区块链发送垃圾信息。自 2013 年以来,BitDAC Core 允许用户设置在转发或挖矿交易时的额外数据大小限制 (‘-datacarriersize')。铭文通过将其数据伪装为程序代码,绕过了这个限制。”

BitDavinci Core的核心开发者Luke在Pundi上的这段发言快速引发Web3世界关注,他表示,尽管漏洞在最近的Knots v25.1中得到修复,但不彻底,他希望在明年的v27版本之前最终修复漏洞。

对此,有用户向他提问:如果该“漏洞”被修复了,Ordinals、BRC-20代币将不再存在?Luke回答“是的”,还加码了一句,“铭文本不该存在,从头开始就是场‘骗局’。”

Luke口中本不该存在的“铭文”事实上已经出现了快一年,如今已经带来了一个万亿美元市值的铭文代币炒作市场,上千万个铭文带着以时间先后排序的编号和录入文字/图片/音频/视频信息的元数据,被记录在BTC最小可分割单位的Sat(聪)上,并被打包进BTC区块链网络中。

持有这些铭文代币的用户没有几百万,也有几十万了。更不用说,铭文还为打包它们的BTC矿工带来了巨额的收益。

如今,这样一个事物为何受到了BTC核心开发者的反对?

事实上,今年5月,铭文造成的BTC网络拥堵和手续费飙升的显现就引发了开发者社区的关注。

5月7日,在BTC开发者邮件列表上,一个主题为“作为开发人员,我们是否应该拒绝来自全节点的非标准Taproot交易?”的邮件引发了讨论。

Taproot是BTC网络升级中的一部分,于2021年11月14日实施,目标是改变BTC脚本的运行方式,以提高隐私性、可扩展性和安全性,甚至能提高BTC网络处理智能合约的能力。

wk588_nafed1aeo0k.jpg

wk588_nafed1aeo0k.jpg 今年5月开发者针对BRC-20的邮件

发件人Ali Sherief认为,BRC-20这样副项目正如它的创建者说的那样“一文不值”,而且威胁到了BTC网络作为“点对点的数字货币支付系统”的正常使用,造成了网络拥堵和交易费上升。

Ali提出,是否应该采取行动修补定义Tapoot脚本的BIP 342中的漏洞,或者在节点级别强审查并删除所有非标准的Taproot事务。

在这封邮件下,伦敦BTC开发聚会小组的组织者Michael Folkson回复,BTC应该保持现状,因为“共识规则已经制定,剩下的就交给市场了,”Michael指出,“你可能不喜欢这个用例,但假设你开始玩打地鼠游戏,怎样才能阻止一年内出现一群人宣布反对你的用例呢?”

而此次炮轰BRC-20的铭文Luke Dashjr当时就在这个主题邮件下表态,“几个月前就应该采取行动,”他说,“从第一天起,垃圾信息过滤就是BTC核心的标准组成部分。”

事实上,Luke在今年2月就创建了一个名为“Ordisrespector”的补丁过滤器,它可以检测并拒绝Ordinals铭文交易,这些交易被他视作垃圾信息。但从现在铭文充斥市场的结果看,这个补丁并没有发生作用。

也正如Ali在主题邮件中提到的那样,如果解决这种非标准的Taproot事务,必然会影响BTC社区中矿工群体的利益。这次,Luke对铭文展开的公开“讨伐”,首先站出来的就是矿工圈的意见领袖。

“BTC不是ETH,开发者说了不算。”BTC第三大矿池运营商鱼池的联合创始人神鱼在Luke发言后率先表态。

开发者与矿工的对立又迅速引起新的担忧:BTC网络会不会再来一次因共识不同的导致的硬分叉。

上一次,两方人马针对BTC区块大小的共识之争从2015年开始持续了2年,最终在2017年8月以矿工主导的硬分叉落幕,诞生了坚持大区块的BitDavinci Chash链,一度分流了不少BTC矿工。

矿工或多或少会因为利益原因维护铭文市场,另一些铭文的支持者则认为,BitDavinci Core如果采纳了Luke的方式,将铭文从BTC网络中删除,这直接违背了BTC的“抗审查性”和“去中心化”,而且也相当于否认了上一次建立在共识基础之上的Taproot升级。

事关铭文生死的辩论持续了一天,12月7日,有用户仍在提问,“是不是只要有一个矿工不选择退出,该矿工仍然可以处理区块链上的铭文交易呢?”引发这场“战火”的Luke表示,“我们不必消除所有铭文来使BTC受益。”

这样的表达总算暂时平息了争议。那么,铭文是否有更好的方式存在于BTC网络上?这就要从铭文的出现开始梳理。

铭文激增造成BTC网络拥堵

“铭文”概念因开发者Casey Rodarmor创建的Ordinals协议而起,该协议于今年初诞生。3月时,另一名开发者Domo又在这个协议基础上创造了BRC-20铭文(BitDavinci Inscription)的玩法。

简单来说,Ordinals是一种可以在BTC可分割的最小单位 “Sats(聪)”上刻入数据的协议(注:1 比特币等于1亿聪,所以1 Sat = 0.00000001 比特币)。开发者做了一个实验,他追踪BTC的每1 Sat后,按照时间顺序为它们编了号。

按BTC网络的技术规则,这些编好号的Sat们还允许写入一些有容量限制的数据。

于是,有协议,有规则,就有个名叫推特名叫@domodata的网友坐不住了,创造了BRC-20铭文,其实就是往Sats上输入元数据,这个过程被称为Inscribe(铭刻)。而小字节的文本、图像、音频、视频等内容都能以数据的方式写入Sats,被写进去的东西就叫作“BRC-20铭文”。

如此一来,按时序编号、有不同铭文的Sats就变得很独特。这很符合不可替代代币“NFT”的概念,甚至比ETH网络上的NFT还NFT,因为Sats里的内容可真是在刻在BTC链上的。相比之下,ETH等区块链网络上生成的NFT更像是编号唯一的证书,而被NFT证书证明的那些图片、视频等内容,往往不存储在或说记录在链上。

编号、铭刻,两个实验打出了一套“组合拳”。尽管@domodata在BRC-20的白皮书上明确了“这只是一个有趣的实验标准”,还“强烈反对根据这个设计做出任何财务决策”,但玩家还是一拥而上,开始利用Ordinals协议和BRC-20方式整起花活。

如果Sats里是不同注释、不同内容,那么这样的Sats就属于不可替代的NFT;如果打相同注释、相同内容,那就是可替代的代币,相当于利用Ordinals协议和BRC-20方式在BTC区块链上发行同质化的加密资产,出来的Sats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“有编号的钞票”。

wk588_t2idk5kqimp.jpg

wk588_t2idk5kqimp.jpg 图片类BRC-20铭文

“BTC铭文——刻录在全世界最安全的区块链网络上的内容”,那种浪漫感、珍贵感是不一下就出来了。

一旦这种“钻戒式”的营销话术出现,有用户、有流量支撑的流通市场就很难避免。很快,纪念Ordinals协议的代币ORDI、专门存储和收发各种BRC-20铭文的钱包、去中心化交易所都来了,一个围绕BTC铭文的生态就此活跃起来。

wk588_gp3plrm1qle.jpg

wk588_gp3plrm1qle.jpg BRC-20铭文市场数据

有数据统计,截至12月7日,BTC网络上已经产生了5.63万种BRC-20铭文,共有30.64万持有者,总市值达1.11万亿美元。

而最近大涨至4.3万美元附近的BTC,总市值为8588亿美元,整个加密资产市场的总市值是1.65万亿美元,足见铭文炒作市场的强势。在国内,知名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都出现了“铭文代打”服务、“铭文零基础入门教程”等挂售信息。

wk588_fbwpkryat1p.jpg

wk588_fbwpkryat1p.jpg 闲鱼上出现了BRC-20信息‍‍‍‍

然而,BTC铭文也着实带来了负面影响。

要知道打出的铭文数据都会以区块形式被打包进BTC网络,而每个区块的1M容量是固定。这个网络原本的容量、速度就堪忧,新增的铭文数据让BTC网络的块数据增加,出块速度变慢了,俗称“拥堵”,无形中影响了BTC的交易速率,交易手续费也随之飙升。

今年5月和11月,BTC全网手续费两度出现异常。尤其是5月9日,全网手续费一度达到3.909 比特币,时值11.11万美元。

wk588_02yig4aoi1a.jpg

wk588_02yig4aoi1a.jpg 5月9日BTC网络手续费数据

网络拥堵,手续费变高这件事,BTC的交易者并不乐见,而负责BTC网络出块、维护网络安全以此赚取手续费的矿工想必是开心的,毕竟,他们不仅在过去2年的加密熊市中遭遇了收入锐减,还将要面对明年4、5月份到来的BTC区块奖励减半的规则。

根据Blockchain.com的数据,就在BRC-20铭文再度火爆的11 月,直接将11月12日的BTC日挖矿奖励推高至4400万美元,这是2023 年以来的第一次,上次出现还是在 2022 年 4月。 

另据11月24日Dune数据显示,Ordinals协议的铭文累计创造的BTC手续费达 3061 比特币 (约合1.14亿美元),铸造的铭文总量达到4353.22万枚。

wk588_h223ze5tcbk.jpg

wk588_h223ze5tcbk.jpg Ordinals铭文总量一路飙升



看到这里,你也就知道为什么以神鱼为代表的矿工们会支持铭文了。

而Luke嫌弃铭文的主要原因是这些信息和数据占用了BTC区块的容量,导致网络交易不畅、成本升高,因此对BTC作为支付网络的功能产生了削弱,不利于它的广泛采用。

这就意味着,如果解决了铭文对BTC区块容量的占用,是不是就能让铭文继续活下去?一些解决方案正在出现。

BTCLayer2的机会来了?

其实,在Luke炮轰铭文造成了垃圾信息上链后,就有人向他提议,创建一个“铭文链”,类似于ETH的 Layer 2,“这个链只需要定期向BTC网络提交哈希值就可以运行了,对吗?”

“是的,”Luke给出了肯定答复后还表示了认同,“那行得通,它甚至根本不需要有区块大小限制,每个节点都可以设置自己的限制(或不限)。”

wk588_z40ahrzf3fy.jpg

wk588_z40ahrzf3fy.jpg

Luke认同了对铭文的Layer2解决方式

而这种Layer2式的解决方案事实上早就在BTC生态社区中出现了。OKPundi的创始人徐明星在铭文辩论赛程中提到的铭文可迁移地“Taproot Worldwide协议”就是其中一种。

Taproot Worldwides协议由BTC支付网络“闪电网络”的开发方Lighting Labs提出,旨在为开发者提供“可扩展的BTC多资产网络工具”,支持在BTC网络上发行稳定币和其他资产,还能通过闪电网络完成交易。

Lightning Labs开发总监 Ryan Gentry解释,Taproot Worldwides协议只要求发行者进行一次BTC交易来铸造有效的无限量 Taproot 资产,而描述这些资产的所有元数据都存储在链外。

这样的方式恰好解决了铭文这类资产对BTC区块容量的占用,而发行、交易这些资产仍然能让矿工获利。唯一的问题是,那些图文、视音频的元数据将在链下存储,无法继续“雕刻”在BTC链上了,这就和用ETH智能合约发行NFT或其他同质化代币的方式一样了。

为了仍能在BTC网络中留下铭文代币,类似BRC-20的Atomicals协议开发者则提出了“限制法”,即引入SUBSTANTIATION FACTOR (SF),重新定义ARC-20铭文的每单位聪数,将默认证明系数设置为1:1,让任意精度限制在可行范围内,以便处理对少于546 个单位的代币转账。

这种方式事实上是绕过BTC粉尘攻击防御体系的办法。为防粉尘攻击,BTC网络限制单个UTNPXSO 中的BTC交易不可少于546 Sats。这意味着,ARC-20铭文代币最低的转账限制为 546 个,低于这个标准,交易很可能不会被打包。

Atomicals协议的方式并没有解决Luke在意的区块占用问题,而Layer2的方式似乎更符合这位核心开发者的想法——将不利于BTC简洁运行的非标活动清除出网络。

而类似于Taproot Worldwides这种在链下扩展BTC生态的Layer2解决方案其实已经有很多了,包括Rootstock、Stacks、Liquid Token等等,铭文的炒作需求也再次将这些扩展技术推到了台前。

无论铭文是否有价值,它的火爆背后是嗷嗷待补的BTC生态。尽管闪电网络在小额比特币支付中被采用,但BTC主网并没有涌现出其他用例,而Taproot升级带来了这种可能性,但囿于性能有限,ETH生态中出现的DeFi、GameFi等需要高并发的场景,无法搭建在BTC网络上。

而这与BTC的定位有关,正如开发者Ali、Luke坚持的那样,在他们眼中,BTC要遵循中本聪“点对点的电子支付系统”的定义,追求安全、去中心、保护隐私。也正是对这些特征的坚持,才造就了BTC网络成为全球最大、最安全的区块链网络。

可这个网络的坚固性需要成千上万的矿工维护,只有让这个群体的收益得到保障,他们才会心甘情愿地当打工人,即BTC的价值能覆盖甚至高于他们维护网络的成本,也就是说BTC的价格要大于挖矿成本。

当前,BTC价格已经超过43000美元,较年内低点已经翻了2倍。根据剑桥大学通过全球BTC电力消耗量和每日新发行数量制作的挖矿成本估算模型显示,1 比特币的平均成本目前在42700美元,性价比并不高。

而BTC目前的市值飙升,除了受明年BTC区块奖励再次减半的影响外,更大的刺激来自于市场对BTC现货ETF在美国获批的预期,这意味区块链资产BTC正在成为主流金融市场的标的。

由此来看,这波BTC价值的上升并不由铭文市场带来,过去的波动更是如此。而铭文之所以能火,也是因为它是刻在了BTC上。

可是,在BTC现货ETF之后呢?随着有限供应(2100万)的BTC越挖越少,它的叙事还将如何展开?围绕它的故事能否走出更多的情节?这些才是铭文市场真正刺中的社区神经。

正如原人民银行区块链专家洪蜀宁所说,Ordinals是一个建立在沙滩之上的高楼大厦,它的根基非常不稳固,它本身并没有可能发展成一个非常强大和完整的生态,“经过这半年多的发展,现在进入了泡沫最大的时期,但是这个泡沫期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好处,就是让人们又重新唤起了对BTC生态的信心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